Kairos化時為機


盧雲神父是著名的學者與作家,他曾在耶魯和哈佛大學任教,卻逐漸迷失於忙碌和名聲中,靈性陷入低潮。他在《建立生命的職事》一書中,提到一位越南佛教僧人來到荷蘭,於某天到訪他。盧雲神父形容這位僧人的眼神清澈無懼,煥發著高度洞察力和深切的憐憫,仿佛要打救他脫離困境。他直望著盧雲神父,道出一個故事,「從前有兩個人,一個騎著馬在路上狂奔,一個老農夫站在田裡種田,農夫望見狂奔的人,就大聲喊著說:『嗨,騎馬的,你往哪兒去?』那人回過頭來,高聲回答說:『別問我,問我的馬兒好了。』那僧人望著盧雲,說:「這正是你的境況,你已身不由己,失去自主,任由那股龐大勢力,把你拉向未知的方向。在自己也不明所以的前行中,成了被動的受害者。」


你是否正被忙碌拉你到未知的路上,成為被動的受害者?又或是逆境連連,你都被黑暗和無助所充滿著,無法看到上帝的指頭和藍圖?今天,就讓我們談談地上時間和上帝的時間,從而拾回方向和盼望。


以弗所書五15-18,標題是《靠聖靈的能力而活》,經文提到「所以,你們的生活要謹慎,不要像愚昧人,倒要像智慧人;要在這邪惡的日子把握每一個機會;不要草率行事,要明白主想要你們做什麼。不要醉酒,因為那會毀了你們的生命。相反,要讓聖靈充滿你們。」(新普及譯本) 經文的核心是在邪惡的日子做智慧人,把握時機,讓聖靈充滿。相信這個時代正是黑暗和邪惡當道的新常態,如何從上帝視覺看到機遇,是重中之重。


提到時間,希臘文有兩個意思 - 「時間」與「時機」。時間Chronos是平常日子,那是關乎時間流程,先後次序的時間。正如舊約歷代志Chronicles,是指「那段日子」的編年史。Chronos就是指一段時期,尋常年日,組成我們一生的年期,也是可衡量長短、計算分秒的「時間」和「光陰」。


而時機Kairos不一定與計算長短時間有關,它是指一個預定好、合宜去做某件事的時刻。「時機」就是把握機會,即以弗所書提到的把握每一個機會。而把握時機,所謂機不可失,時不再來。五章16節中的把握時機,正正提醒在面對一個邪惡多變的世代時,要辨識關鍵,神彰顯的時間。那是「把握現在」,充分利用今生的每一個機會,每一個right time,去完成我們的任務。舉個例子,「你現在到退休還有多長時間?」這是Chronos所指的時間,而「你感到退休是一個時機?讓你專心服侍主?」這是Kairos所指的時機。「時機」意味著是應該行動,起來做某件事情的機會。耶穌提到莊稼熟了,就是收割的Kairos,這時就要收割,錯過了,莊稼就會爛在地裡。(約四35)


聖經也有對Kairos的論述。新約中,當耶穌的兄弟挑戰他上耶路撒冷守住棚節,說他要揚名,就該把自己顯明給世人看。」但耶穌對他們說:「我的時候還沒有到」(約七8)。耶穌說明祂要顯現並受難的時機尚未來到。但到耶穌傳福音晚期的時候,他面向耶路撒冷走去,卻說祂的時候到了。(太二十六)。上文兩次提及的「時候或時機」,正是耶穌辨識上帝的Kairos,從而無懼十字架,作出最適切的回應。


而舊約中,歷代志上十二32提到以薩迦支派,有二百位族長都通達時務‵eth,知道以色列人所當行的…。希伯來文‵eth 字根與希臘文 Kairos相同。以薩迦支派是12支派之一,通達時務與把握時機是相同的概念,指到他們能辨別地上與上帝的時間,而作出對的決定。當時的背景是由掃羅王過渡到大衛王朝,掃羅的兒子有一個短暫的王朝,所以有兩個王朝同時存在,以色列人要作出選擇。而以薩迦支派族長說是時間膏立大衛,所以就去希伯倫擁立大衛為王,把握時機做了對的選擇。人生的轉機總在於機遇,而機遇不常出現,要謹慎留意,一旦出現,緊緊把握,作出行動。


如何「把握時機」?保羅提到三個「不要」和三個「要」,剛好是相對的。第一是不要像愚昧人,只看屬地的時間,要像智慧人。因為現今的世代邪惡,更加要謹慎行事,洞識先機。在每一個Chronos的日常耕耘中努力不懈,同時留意Kairos特殊時機的出現,才能抓住與主同工的機會。第二是不要醉酒,要被聖靈充滿,提醒我們要察覺自己被甚麼充滿,酒能使人放蕩,隨波逐流,意志消沉,把時間浪費在滿足私慾上,與一般人無疑?或是追求常常被聖靈充滿,在艱難日子更深依靠神,渴慕明辨祂的心意?所以,第三是不作糊塗人,要明白主旨意如何,不然,我們會被這個黑暗時代所吞噬。


那我們如何認出Kairos時機?那是時刻保持與主對話,不住禱告。更重要是劃出安靜時間,整理上帝在其中的脈絡,自能更熟悉神的聲音和啟示。Covid19將人隔離,仿佛要讓人變得安靜,或許做物主刻意要我們關注自己,發展自己,發現上帝,深化與神的關系,把握祂的機遇。


以弗所書五15-18,和修本譯本的標題是「行事為人要像光明的子」,讓我想起看螢火蟲時,必須在非常漆黑的深夜才看到,我們正要在這個時代興起發光。找到上帝的視覺,自能對處境有另一個詮釋,正如小說家狄更斯於《雙城記》提到:「這是最好的時代,也是最壞的時代;是信仰的時代,也是懷疑的時代;是希望的春天,也是絕望的冬天。」

111 views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