馬尼拉之旅 - 教會轉化貧窮社區

剛完成伯特利神學院柏棋中心馬尼拉考察之旅,這是我最深刻的學習旅程。我們訪問了最有影響力的國會議員,也接觸了最貧窮和無助的露宿者和妓女,具體看到教會和信徒在菲律賓各個階層的服侍和影響力。他們的滅貧工作,令我眼界大開,啟迪良多。

菲律賓有2500萬極度貧窮的人口,每人每天靠不足$1.25美金維生,佔總人口25%。[1]鄉郊大量貧窮人遷入馬尼拉謀生,找工作難,找住宿更難,惟有住在簡陋的搭建房子;有的家庭,甚至以街為家呢!到訪了不同的貧民區,我赫然發現,有些竟有整個深水埔面積般大小。在當地,扶貧是個極度嚴峻的問題,有統計顯示,24%的母親,曾經歷孩子夭折。[2]

菲律賓政府貪污嚴重,不理民生,像50-60年代的香港,這反而感動了教會和信徒,肩負起愛鄰舍的責任。各種減貧的城市事工,像雨後春筍,遍地萌芽、成長、成熟。這裡是最窮困的地方,就是信徒作光最明亮的地方。(太5:14)信徒和教會的服侍,給了我兩個新啟迪、兩個新視野。


兩個新啟迪:
 
滅貧從用窮人之長開始
  香港滅貧的相關工作,較多以提供福利和服務為導向,菲律賓當地,卻從扶貧到減貧,再進一步滅貧,並以有效的策略,來貫徹目標。以International Care Ministry(ICM)為例,他們以教育和訓練,加上小額借貸,來幫助婦女和家庭。婦女透過學習做小生意,或是改良農作物,來改善他們的生活,給孩子溫飽,供孩子上學。ICM計劃改變整個貧窮社區,他們先與當地教會合作,訓練信徒和社區領袖,興辦學校,拓展現有;之後的兩年間,ICM會慢慢放手,將工作移交當地扶貧網絡,讓他們獨特發展,然後退出,轉到其他有需要的社區。這個策略,使整個社區,能承擔建立好的扶貧作業,使之持續不絕。ICM的影響力研究結果,正好支持了上述的策略。ICM其中一項創舉,是幫助居民儲蓄及集資,滾存資金,讓其他居民借貸,互相祝福。居民由本來三餐不繼,到慢慢改善生活,送孩子上學,最後能夠儲蓄,支持區內貧寒人,更透過奉獻,來支持教會運作。這個改變,是翻天覆地的。
 
教會的滅貧帶來教會增長
  菲律賓2013年人口為9770萬,而2014年,已突破了一億大關[3]。據當地領袖表示,菲律賓是一個天主教國家,有85%以上的國民信奉天主教(有不少是「掛名信徒」),來自各個宗派的教會達8萬間,當中極多是貧民區新興的小型會堂。可見,教會的增長,與城市事工息息相關。城市工作者在缺乏教會的地方滅貧,並同時植堂,再訓練當地居民作信徒領袖。例如Dr. Raineer Chu,他正正以此模式發展Companion with the Poor事工,他以兩年時間,訓練本地信徒領袖接棒。這種興起本地人服待當地社區的門徒訓練,就牧養和事工而言,均卓有成效,事半功倍,事工能持續以較低成本來複製和擴展。
 


兩個新視野:
 
貧窮人需要一站式的服務
  走訪當地露宿者和貧民區事工,為我帶來服侍上的新視野。在港服侍露宿者和舊樓居民近20年,坦白說,服侍這個群體真不容易,我已到了瓶頸或「江郎才盡」的境況。今次,我認識了The Centre Community Transformation Group of Ministries(CCT)的露宿者服務模式:一個以轉化生命為本的導向。先是提供安置,再讓受助者及其家庭得到靈性、社會和經濟上的提升,從而發揮他們所長,重建自我價值和身份,學習獨立和持續成長,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