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度改變

Updated: Dec 31, 2020

深度改變deep change或漸漸死亡slow death,特別是死於安舒區。抗拒或否認改變,只會讓我們與世界變化的鴻溝越來越大,甚至遠離上帝的時代步伐。

失控卻是最安全的GPS

我們正處於深度改變的時期,幾乎是重設re-set生活的狀態。看看香港和世界過去幾個月的巨變,就知道這並非一個普通時刻,而是快速變化的時刻。新常態也在說明,從今往後,我們的生活和工作模式,都變得有所不同,我們不一定能回到“正常”狀態了。


大家期待的疫苗能幫助我們恢復正常狀態嗎?可能都是言之尚早,甚至有專家建議先觀察一年後才注射。能確定的,是我們需要改變思維,迎向新的適應,甚至從中找到成長的意義,讓人裡面的意志和堅毅力都能被激發出來。使徒行傳的使徒,擁抱了傳福音到地極的使命後,就迎向翻天覆地的生活形態,選擇是失控,卻同時是最安全的聖靈導引GPS. 保羅被羅馬巡撫腓力斯囚禁了兩年,無法繼續他最熱愛的佈道旅程,卻安然和專注地寫監獄書信,開展了他服侍的另一頁-文字工作,影響力直達今天的世代。


深度改變或死於安舒

Dr. Terry Walling提到,“深度改變”是徹底地轉向新範式和新挑戰。那是需要放棄過去較確定的處事方法。“深度改變”,是信徒允許主帶我們到一個新的地方……再次成為他的羊……聽牧羊人的聲音,並跟隨他帶領我們到一個新的牧場。(約翰福音十1-18)。


若留戀過去的“常態”,只期待恢復,會阻礙我們改變的動力,也弱化我們辨別上帝此時此刻的心意,失卻成長和轉化的機會。Dr. Robert E. Quinn提出deep change深度改變是既困難又痛苦。但那並非由外而內,反而是由內而外的根本改變。我們需要檢示慣用的思維和方法,從新思考和採用新的模式。深度改變deep change或漸漸死亡slow death,特別是死於安舒區。抗拒或否認改變,只會讓我們與世界變化的鴻溝越來越大,甚至遠離上帝的時代步伐。


改變締造新機遇

當我檢示自己於2020年的事工模式變化,我驚訝聖靈的帶領和啟示,遠遠超越我們過去的有限。我們由慣常到國內提供培訓,轉變為網上培訓,縱然網上交流總會有限制,但我們願意學習和突破,結果不但能延續服務,甚至做得更多。此外,既然能省下兩地的交通時間,也多了在家工作,我就開展了網上的傳承工作–寫網頁、拍片、寫電子書和投稿,整合自己近30年的豐富經驗和知識。短短幾個月也有合共2.5萬人次瀏覽,遠及不同國家的華人。當然,轉變過程確是非常辛苦,要刻苦和努力,但知道主要用網絡,那就靠著祂的豐盛恩典來迎向轉變。將來,無論世情變得如何,網絡幾乎是必行的路,可以防止停擺,甚至影響到更遠。當教會的牆被疫症拆去,信徒們一起應用網絡,讓它為神的國度所使用,就能從惡者的手上贖回這個強大的福音傳播平台。


Kiros中與神對齊

這段時間,坦白說,我仍未清晰上帝的心意,或說祂的大圖畫為何。古希臘人用Chronos和Kairos來講及時間。Chronos是可以測量的時、分和秒。Chronos是定量的,Kairos是定性的,測量的是時刻,正確的時機,神聖的時刻。若說Chronos是地球的時間,那Kairos就是上帝正在介入的時間。若現在是上帝的Kairos,那我們就要問:「上帝在境況中想我有甚麼轉化?」;「作為上帝的子民,祂想我如何在環境中作出回應?」這樣的辨別和尋求,能預防我們被困局牽著走,而是取回主導權,我仍然可以如何影響世界?


我深信,困境中主仍掌權,祂正呼召著一群不只注視困局的領袖,而是不斷辨別祂的心意,即或在未有答案時,仍憑著信心走在其中,發現可能而努力改變,迎向不確定。我深信,只要與主的心對齊,我相信現在就是與主一起co-create將來,並改寫歷史的時刻。


Recent Posts

See Al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