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賴淑芬

流浪六年才找到「家」

在「泉源之家」,你會看到很多滄桑而天真的臉孔,其中有一個男孩,長著明眸皓齒,一臉開朗,說不定他還會主動問你是否從香港來。此刻你循著他雙目,看到他右頰旁一記若隱若現的四腳蛇刺青。雖然墨痕褪去不少,但仍有痕跡,不知那傷害在他心頭的烙印,又淡去多少,居然讓他多年來不斷做惡夢?

這男孩少時住在外婆家,由她看管,父親在他七歲那年才接走他,到貴陽跟後母一起住。他跟後母本來相處不錯,但在校一次誤會,老師誣蔑他,後母便開始不喜歡這位男孩。他在新的家中過得不甚愉快,又想念外婆,很想探望她。但爸爸不許,孩子僵持不下,竟獨個溜出去,尋找婆婆。父親發現兒子跑掉,便四出把他找回來,找到當然來一頓打,父子由是交惡。

男孩父親常常棒打兒子,輕則打斷木棍,重則把男孩的手用釘釘在木牆上。他甚至在男孩臉上刺上四腳蛇,像古代於罪犯的面上前青,告訴世人這是個壞孩子,使他出走在外時,無陌生人敢接濟。受盡傷害的男孩對外婆益發思念了,他再度出走,父親又再次擒捉。反反復復一年後,父親終於撤手不管,沒有再找他。孩子沒被捉回家,感到爸爸真的不要他,不管他了,便流連街上。當時,他只有八歲。

成了街童後,男孩偷竊為生。起初,他犯案後會提心吊膽,但慢慢便「適應」過來,不當一回事。於是,進出派出所、救助站也成為家常便飯,六年便這樣蹉跎掉,男孩長成少年模樣。在居無定

處的日子,男孩常常作噩夢和夢遊,有次半夜醒來,發現自己坐在廁格內。最後一次呆在救助站中,他遇到黃亞姨,把他帶到「泉源之家」。

初來甫到,少年不喜歡新生活。他很怕聽別人說自己壞話,常常跟同伴拌嘴打架,過得很不愉快。於是他從家舍逃走,但走後又不知可以到哪裏,最終折返。回來後,雖然一切還是老樣子,同伴亂說話又把他惹毛,大家仍舊爭執。不過改變不是一朝一夕的事,少年人在義工、同工的安慰輔導下,心結漸漸緩解,傷口好了,生命便日復日的健壯起來。他愈來愈不怕被拒絕,不怕聽到關於自己的閒言,因為他知道自己該記取的是好話,惡意批評任它溜出耳窩。

流浪少年待在「泉源」半年,他日漸喜歡這個家,也學會欣賞義工、同工的無私付出心存感恩。雖然同伴不盡完美,但現在他也很喜歡這些友伴。不止在院舍,他在學園也認識了新朋友──輟學多年,他在「泉源」重獲唸書機會。剛開始時他還擔心自己遠離書桌已久,學習跟不上,跟同學又不熟稔,不能好好相處。幸而他終能融入大伙兒,學業亦能趕上進度。


初入「泉源」至今,他昔日的傷痛得到不同的愛來醫治呵護,對生父後母恨意日減,也不再夢遊,內心平靜多了。少年重過新生,雖然對將來未敢有太大抱負,但他深信生命正朝光明的方向前進,臉上的墨印必無礙美好的事情來迎接他。



#泉源之家/ #非營利性機構 / #兒童發展 / #困境兒童 / #流浪兒童/ #家舍服務 / #海外跨文化/ #全人關懷服務/ #賴淑芬/ #豐收慈善基金 / #殘障孩子/ #泉州管理救助站/ #刺青/ #未成年人保護


接收資源網新消息 - 經Whatsapp或電郵通知

2020 copyright by leadersbedoing.net

Spiritual leader, Urban ministry, Team building | contact@leadersbedoing.net | Hong Kong